记者再走长征路

发布日期:2022-01-20 04:56   来源:未知   阅读: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今天,我们这一代人的长征,就是要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新时代下,我们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奋力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

  今年是红军长征出发85周年。长征永远在路上,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党的十八大以来,习总书记多次就长征和长征精神做出一系列重要论述。

  习总书记来到江西考察,他强调,我们不能忘记党的初心和使命,不能忘记革命理想和革命宗旨,要继续高举革命的旗帜,弘扬伟大的长征精神,朝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奋勇前进。

  夏末,腊子口两侧的山崖上,枝叶翠绿。一线青天下,山壁对峙,河水奔涌。1935年9月,这段天险,横在了红军北上的通道上。

  “同志们,我们要到陕北革命根据地去,我们要会合红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军的同志们去。”1935年9月28日,甘肃通渭县榜罗镇小学南面打麦场上的一棵核桃树,见证了红军长征路上的这一重要时刻。

  战斗7时全面打响,中央红军采取分块切割、相机包围的战术,战斗进行到9时许,共击溃骑兵4个团,毙伤敌军数百人,俘敌200余人,同时缴获大量战马、重机枪等武器装备。

  陕西延安甘泉县劳山战役烈士陵园里,整齐地排列着33座红军墓,每座墓前都有一座雕刻有红色五角星的墓碑,墓碑上都没有名字。

  在长征中,红二十五军是一支特殊的红军队伍,它人数最少,孤军奋战,却通过发动群众建立了鄂豫陕根据地,积极配合中央红军主力北上,成为红军长征第一支到达陕北的队伍。

  麻城西张店老街“红军干娘”周家姆帮助后来成为开国大将的红军战士王树声躲避敌人搜捕、儿子却不幸牺牲。

  鄂豫陕革命根据地是红二十五军长征中建立的根据地。当年,从湖北口回族乡追随红军长征的青年丁起鸿,就是为了穷苦人能过上好日子。广泛宣传红军的主张和政策,不仅为部队增加了战斗力,也为长征走向胜利吹响了号角。

  在一座关帝庙前,身着嘉绒藏装的杨成红停下脚步。很快,中共中央离开两河口北上,翻越第二座大雪山梦笔山,到了四个土司管辖的“四土”地区(今马尔康市)。在两河口会议纪念馆里,有一座高大的塑像,背靠青山,目光坚定。

  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泸定县的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碑,只见碑体形似铁索,“5·29”的数字定格了一个光荣的日子。北面是元帅撰写的碑文,第一句就是“一九三五年五月二十九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途中取得了飞夺泸定桥的重大胜利。”

  香格里拉,是充满诗意的地方。83年前,年轻的红军战士只能与它交臂而过,去经历铁与血、生与死的考验,走上漫漫征程,奔向更辽阔的远方!

  威信县地处云贵川三省接合部,素有“鸡鸣三省”之称,是红军长征在云南境内活动时间最长的县。遵义会议后,由于土城之战失利,红军北渡长江入川计划未能实现。中革军委当机立断,西渡赤水河,进入威信县境内。

  石鼓镇地理位置显要,是南下大理、北进藏区的古道,历来兵家必争。“路上,队伍都是打着火把行军的,远远望去,就像一条火龙在滚腾前进。”当年的红军向导、丽江群众桑乐天后来撰文回忆当时情景。

  南腰界,曾是贺龙率红三军驻军休整之地。第四次反“围剿”失利后,红二军团由两万多人锐减到几千人,被迫退出湘鄂西根据地,缩编为红三军。

  走进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南腰界镇南界村的红军街,现在还有民居挂有“红三军油印办公室旧址”“红三军宣传队旧址”等标牌,墙面标语依稀可见,诉说着那段峥嵘岁月……

  酉阳地处武陵山区腹地,素有“渝东南门户、湘黔咽喉”之称。1934年,贺龙率领红三军以酉阳南腰界为军事中心创建川黔边苏区,并在此迎来了与红六军团的会师大会。

  11日下午,由中央宣传部组织的“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采访团齐聚贵州遵义会议会址,围绕“再走长征路的感悟”“传承弘扬长征精神”“走好新时代长征路”等主题畅谈感想,并与“时代楷模”黄大发、杜富国和党史专家、红军后代等特邀嘉宾交流。

  1935年2月,中央红军在扎西休整期间,敌军很快从南北两面逼近,为摆脱敌军,指挥红军迅速转兵东进。在风雨如磐的长征路上,崇高坚定的理想信念,激励和指引着红军越过一个个“娄山关”,不畏艰险,一路向前。

  7月11日,记者一行从遵义市区出发,驱车一小时来到位于汇川区板桥镇的娄山关。在这里,记者体会到何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娄山关,一个在中国广为人知但又有些陌生的名字。它,距遵义城区约50公里,是连接重庆和贵州交通要道的重要关口,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它,因红军长征在这里打响两次战斗而彪炳史册、蜚声中外,成为人们向往的革命圣地;它,也因关上千峰万仞、重峦叠峰、峭壁绝立、地势险要,而代指“难以攻克的艰难险阻”。

  遵义会议是中国历史上开始独立自主地解决中国革命和革命战争的重大问题的会议,实际确立了在中共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在极端危急的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是党的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记者再走长征路近日来到贵州省遵义市老城子尹路96号——遵义会议纪念馆。84年前,一场关乎党和红军生死存亡的会议在这里召开,中国革命的历史在此转折。

  1935年1月1日,猴场会议否定了博古、李德的错误路线,决定迅速渡过乌江,这被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称作红军长征“反攻第一仗”。1月1日至1月6日,中央红军在江界河、回龙场、茶山关等渡口强渡乌江,随即占领遵义城。

  湘江战役中,陈树湘率领红五军团第三十四师担任后卫任务,在掩护中央红军主力渡过湘江后被敌人截断,鏖战到弹尽粮绝,因腹部中弹不幸被捕。

  来看“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系列报道,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长征路万里行”移动直播报道团队,昨天从贵州瓮安来到遵义。遵义是贵州第二大名城,是黔北各种土产的集散地,商贸市场十分繁华,这是中央红军长征以来所经过的第一座较大的城市。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活动自6月11日启动以来,采访团队已经走过了江西、福建、广东、湖南、广西五省区。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记者 李晶晶:我们沿着85年前湘江战役的路线,寻访了大量的战场遗址和历史见证人,拍摄制作了七条记者手记。

  红军强渡乌江的地方。黎平会议后,中央红军抵达瓮安县,贵州军阀王家烈部在乌江北岸修筑工事,企图依托险势阻拦红军前进。1935年1月初,江上寒风凛冽、波涛汹涌,红军强渡乌江的战斗在江界河渡口正式打响。

  再走长征路的记者一行,近日来到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县。正是在这一黔、湘、桂三省区结合部,召开了红军长征以来首次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黎平会议是一次关系红军命运、中国革命前途的重要会议。”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 长征路万里行 ” 移动直播报道团队由湖南来到广西,寻访 85 年前中央红军血战湘江的壮烈历程。

  1934年底,中央红军进入广西,打响著名的湘江战役,这成为红军长征开始以来最壮烈一仗。

  记者难以想象,当年以巨大伤亡渡过湘江的红军,是如何带着骡马、抬着辎重、扶着伤病员翻过这座华南第一高峰的。

  中央纵队于4日傍晚到达山脚,连夜翻爬老山界,山路狭窄湿滑,山雾时起时落,稍有不慎就会跌落悬崖峭壁。兴安县融媒体中心主任赵时斌的外公陈儒富当年曾给红军提供食物和杂货,“山上海拔1800多米,冬天夜里非常冷。

  抢渡中,红军在灌阳县新圩、全州县脚山铺、兴安县光华铺阻击敌军。12月1日,经过激烈战斗,红军主力渡过湘江,然而,湘、桂军已会师湘江边,屏山渡、大坪、界首等渡口相继失守,凤凰嘴成为湘江以东红军各部抢渡的最后一个渡口。

  1996年村民胡运海在自己家里发现的一张借据,揭开了一段尘封60多年的红军往事。借据上是这么写的:“今借到胡四德伯伯稻谷一百零五担,生猪三头,重量五百零三斤,鸡一十二只,重量四十二斤,此据。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团,具借人叶祖令,公原(元)一九三四年冬。”

  这是一张已经泛黄、发脆的信纸,信的抬头是“桂清恩公”,落款是“受恩晚生曾广贵”。像这样的信,王少林老人还有二十几封。薄薄的信纸,传递着厚重深切的情谊,承载着沉甸甸的记忆。

  1934年底,红军在兴安县榕江镇佑安村进行了多次战斗,由于敌我力量悬殊,红军损失惨重,这方土地浸染着红军的鲜血……

  红军长征以来,突破了敌人在赣、粤、湘设置的三道封锁线。欧式简约风(组图),为避免中央红军和湘鄂西红军会合,敌军在桂北的湘江两岸布下第四道封锁线,意图剿灭红军于湘漓两水以东的地区。

  华江瑶族乡副乡长黄磊介绍,这里曾是千祥村的寺庙,也是中央红军突破湘江封锁线的临时休整地,标语就是红军路过时留下的。”华江瑶族乡中心小学是人民解放军援建的八一学校,目前有400多名学生,红军故事和长征精神在这里延续传承。

  “请看那边河道,两边高出一块,1934年一部分红军就是从那里渡的江。正如《湘江祭文》写道,“山河呜咽,日月无光,鬼神哭泣,大地神伤……英雄事迹,牢记心上,千秋万代,永志不忘。

  湖南省永州市道县,是湖南通往广东、广西的要塞。85年前,中央红军的开路先锋,红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在这里夜渡潇水,奔袭道州城,为红军主力渡潇水开辟了道路。

  7月1日,天津9家企业入选科技创新领军企闽西籍红军后代的代表来到广西壮族自治区兴安县界首红军渡口,祭奠在湘江战役中牺牲的红军烈士。为了与桂北人民共同缅怀红军英烈,秉承先烈遗志,传承红色基因,蔡金旺把这顶珍贵的红军斗笠捐赠给了兴安县。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长征路万里行》移动直播报道团队离开湖南通道侗族自治县,驱车200多公里,来到了桂林兴安县界首镇的三官堂。老人告诉我们,当时桂军的飞机飞到了界首上空,对红军和渡口狂轰滥炸,红军临时架起的浮桥全部被炸毁。

  长征期间,仅湖南郴县游击队和中共宜乐工委就安置红军伤病员700多人,红军有的被乡亲认作儿子,有的被当作女婿,躲过敌人疯狂的搜捕。

  “记者同志,当年送我半条被子的3名红军姑娘,你晓得她们如今在哪里吗?她们说过要回来看我的,我想她们啊。”相处短短6天,是什么样的情深,让徐解秀老人苦苦等待了一辈子。

  红六军团千里转战,与围追堵截的军血战,损失很大。羊东坳一次战斗后,当地400名农民用了整整一天,才把红军遗体全部掩埋。

  湖南郴州市桂东县寨前镇广场上,6米多高的雕塑,旌旗猎猎,战马腾空,红军威武。广场石板上刻着的“红六军团长征路线

  “韭菜开花一杆心,割掉髻子当红军;保护红军万万岁,割掉髻子也甘心。”福建省三明市宁化县革命纪念馆前,原馆长陈端唱起一首婉转的山歌。悠扬旋律唤起一段革命岁月——革命老区宁化县,是红军长征4个集结出发地之一。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福建宁化:一本红军号谱是如何保存下来的

  岁月的斑驳早已爬满桥柱,那条线米,是一把上了刺刀的步枪的高度。“人比枪高当红军”——当地人都知道,这就是当年红军征兵处的等高线

  长汀县红色文化讲解员钟鸣说,他的叔公、外公等6人先后参加红军,均壮烈牺牲。面对生命的等高线,有妻子因丈夫身高不足,便替夫从征,加入担架队,在惨烈的松毛岭战役中为红军运送伤员;

  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启动仪式在江西于都举行 黄坤明出席并讲线日在江西于都、瑞金和福建长汀、宁化举行“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启动仪式。黄坤明强调,新闻工作者再走长征路,要追寻初心,大力弘扬用生命和鲜血铸就的伟大长征精神,深刻揭示红色政权是从哪里来的、新中国是怎么建立起来的。